大葱吕鋆葱

无心人与多情客皆是我

这周有一篇14页的英文综述要翻译……所以说会更文只是有点晚……希望你们等等我……

那个……你们……有没有……买了念念的……看了我的文的……小天使……求个文评呗……

今天你站官配还是邪教?(3)【钧天娱乐公司设定】

说好的三更……你们就当我是三更的时候更的文吧【微笑

最近确实比较忙,更的文也很少,希望大家……不!离!不!弃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微博热搜排行娱乐榜:

1 xx“万众瞩目”个人巡回演唱会

2 少年团昨晚去哪了

3 蹇齐

4 玄武show

5 刺客列传

……

 

现在满微博都在扒钧天少年团昨晚的行程,有纯路人网友称昨晚在天玑小筑看见了齐之侃,但是没有来得及拍照;经纪人小姐姐已经在努力地上传练习室视频以转移网友注意力;而天权串串香总店官方微博称由于大量粉丝的干扰,今天他们不得不停业一天。

 

“你啊你。”经纪人看着泰然自若的蹇宾就觉得头大,“虽然现在公司是在炒热cp,但是被狗仔爆出来可就是另一回事了。”

“抱歉,我没想到带着师弟去吃个饭也有人拍。”蹇宾平静地回答,倒是没听出抱歉的意思。

执明在一旁腹诽:还吃饭,你站马路上系鞋带都有人拍——你自己什么咖位你心里没点逼数吗?

“你自己什么咖位你心里没点逼数吗?”慕容离刚说完,把执明吓了一跳,连忙瞄了一眼蹇宾的脸色。

齐之侃抬头瞅瞅慕容离,又回头瞅瞅蹇宾,低头盯着自己的鞋尖,小声说:“要不是孟章转微博说走嘴,不也没什么事儿么。”

“嗯?”这小子竟然胳膊肘往外拐!孟章眼睛瞪得溜圆,两道眉毛快扬到头顶去了,“这怎么能怪我呢?就算我没转微博,狗仔队也拍到你们了啊。”

“行了,自己人吵吵什么。”慕容离抱着胳膊撇撇嘴,又斜了蹇宾一眼。

看得出慕容离是把起因都归为自己拐带齐之侃这件事了,淡定如蹇宾也终于有点不大乐意:“吃个饭看个电影而已,再说了,昨晚你和执明不是也去吃饭了?”

执明见状赶紧打圆场:“可不是么,早知道咱哥几个凑一桌就好了。”

慕容离从鼻子里使劲哼了一声。

 

“噗嗤。”陵光还是没忍住笑出了声,顿时好几道视线唰唰地投向他,陵光默默收起笑容,握拳在嘴边掩了掩装作咳嗽。

因为没睡好,公孙钤本来精神就不济,听这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差点睡着,陵光一声咳嗽给他弄了个激灵,努力睁了睁眼,开口就是一句:“嗯?嗯,对。”

换了陵光一个白眼。

 

@玄武show执明:#少年团去哪了?#当然是——来我们玄武show啊。

 

商量了半天,还是执明想了个救急的法子,既转移了注意力,又能暂时蒙混过关,同时还巧妙地提升了几个人的热度——

“——个屁啊!”仲堃仪脑袋摇得像拨浪鼓,“就你们玄武show的尺度,孟章不能去。”

慕容离一把扯过孟章挡在自己身后,仰着脸瞪他:“你说不能就不能?你是队长吗?”

仲堃仪委屈地向队友求救:“公孙,孟孟可还是个孩子啊。”

公孙钤挠挠头,又慢悠悠伸个懒腰,含糊不清地敷衍了一句:“那人家两个也是孩子啊。”

“蹇哥!”仲堃仪立马转向蹇宾,“你说呢?”

大概是大龄男友间的英雄所见略同了,蹇宾犹豫了一下,说:“那我也一起去吧。”

公孙钤有点担心地问:“你俩的八卦刚曝出来,又一起上节目,会不会不太好啊?”

“其实也可以。”执明解释说,“虽然狗仔曝了绯闻,但蹇齐cp本来就是剧里有的,可以做成节目cp的效果,这样一来绯闻传得反而不那么真,目的也就达到了。”

看经纪人也都没有什么意见的样子,仲堃仪立刻说:“那我也去。”

执明觉得心很累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“做节目啊。”仲堃仪理直气壮地指指蹇宾,“光他去了,蹇齐不还是在风口浪尖吗?”

“行行行,去就去吧。”执明在脑子里飞快地过了一遍节目录制的流程,突然觉得很疲惫。

“那啥。”公孙钤清了清嗓子,“那我是不是也该去?毕竟我们一个组合,我要是不去,会有营销号谣传乾坤解散的。”

执明还没回答,靠在沙发扶手上玩手机的陵光头都没抬地补了一句:“那我也去。剧组都去了,别回头说什么陵光耍大牌。”

 

@玄武show官微:小乌龟关键词快报——“刺客”。这周末,不见不散!//@玄武show执明:#少年团去哪了?#当然是——来我们玄武show啊。

 

终于算是隐晦的官宣了,评论果然炸开了。

 

@天玑女孩绝不认输:woc我蹇齐果然要合体了吗!

@搞起来搞起来:蹇齐这时候上玄武show真的好么……

@灵光初现:前排给包子打call!

@亲生姨妈粉:哇哇哇我们三个小可爱!执明叔求放水!

@超音速小火车:咦,这期嘉宾不是xxx和xx吗?

@本王中意哩啊:仲孟仲孟!哐哐撞大墙!

@少年英雄小哪吒:不会又炒剧内cp吧?给乾坤圈女孩留点活路行吗?

@杰瑞米:沙发毯子遥控器准备好了!我要给执萌萌生猴子!

@煎饼铺子一号店:蹇宾哥哥上综艺了!且看且珍惜!

……

 

执明放下手机,长长地叹了口气:做个综艺主持人我容易吗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更了这篇!惊不惊喜意不意外?下一章必然是全cp一起上羞羞的综艺节目了哈哈哈哈,今天的你是乾坤圈女孩还是钧天三少年的团饭?是小鲜肉陵光唯还是大前辈蹇宾唯?

我先前排给小乌龟打个call。

巴黎包!
祝我的包生日快乐!!!

刺客列传x老九门(3)

上三门:
公孙钤,陵光,蹇宾
平三门:
毓埥,执明,齐之侃
下三门:
慕容离,孟章,仲堃仪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惊不惊喜意不意外!!!!!

因为最近又拾起了盗笔所以更了这篇hhhhhh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遖舍是毓埥的地头儿,说是个店面,可门口没几个客人,倒总是三三两两站着好几个伙计。

毓埥的名号是“阎罗”,这阎罗的手下也是个个膀大腰圆,面相极凶。

打罂栎刚拐过街角往这儿走,门口的几个伙计就看着他了。

这才入秋,天儿却冷得奇怪。走到跟前,罂栎摘了毛绒绒的护耳,哈了哈腰:“二爷让来的。”说完从袖筒里摸了个物件,冲离他最近的那个络腮胡子使了个眼色,大胡子刚低下头,罂栎就把那物件掏出袖口晃了一晃,又收了回去。

大胡子看了看罂栎,扭过脸冲他身后的光头扬了扬下巴,光头便转身进了屋。

 

公孙钤在车里打了个盹,醒来的时候正好车也停了,副官下了车绕到后面,隔着玻璃见他戴好了宽檐帽,才上前打开车门。

车是副官的,不是军用车,公孙钤还特意换了身深色的长衫,因此虽说街上人不少,倒是都没认出他来。

这处房子算是比较新的,但并不是蹇家正宅,只是个二进的院落,前院看着没什么人,大概都是家仆住的,但装潢却都不朴素。小厮领着公孙钤穿过垂花门,进了后院。

红木打的太师椅端端正正地摆在屋门口,蹇宾在上面正襟危坐着——晒太阳。

“哟,蹇爷这是摆什么阵呢?”公孙钤笑着问。

听见公孙钤的调笑,蹇宾倒也不恼,抬了抬眼皮,伸手打了个手势,一旁的小厮立刻勤快地搬来了把圈椅,公孙钤撩了长衫坐下。

蹇宾这才张口道:“这几天冷得很。”

“可不是。”公孙钤搭了一句,心说就你这邪性的宅子,坐南朝北,屋里头不冷才奇了怪。

圈椅上特意加了绸面的软垫,公孙钤往后一靠,也学蹇宾闭着眼晒太阳。

“司令怎么想起来上我这寒窑里晒太阳?”蹇宾仍没睁眼,拿掌心拂了拂两鬓,笑道。

 

虽说老九门里公孙钤是大当家,可蹇家和公孙家同属上三门,再加上蹇宾多疑的性格,就算是公孙钤,和他讲话也要掂量着来。擅自登门这种事,搁陵光那可以,搁蹇家可不一样,真撞着枪口,一准闹得不好看。

因此这趟来访,其实公孙钤头午就让人打来电话知会了,蹇宾肯定是知道他要来的。

 

慕容离不作声,冷冰冰瞪着执明。

执明殷勤地给他斟了碗茶,手指抵着茶碟稳稳地推到他手边。

“五爷。”慕容离清了清嗓子,“您若是这么闲,不如快去做正事——”执明刚要反驳,对方毫不客气地补充道:“——甭耽误我的时间。”

“那不能,那不能。”执明的倚在桌边,笑眯眯地说,“阿离……”慕容离一个眼刀甩过来,执明立刻改了口:“七少爷今儿有事要忙?”

慕容离懒得和他在这打哈哈,直截了当地表示了拒绝:“九爷的事情,我不好插手。”

这小子看着嬉皮笑脸,其实一肚子坏水儿,面上是追着他示好,还不是因为他搞不定仲堃仪的事情,想拉自己一起去。这事儿现在基本上九门的人都听说了,看上去不过是齐之侃抢了仲堃仪的生意,可不用细琢磨都能明白,这摆明了是孟章那小子使坏,一口锅扔到了仲堃仪头上——说到底还是蹇家和孟家那点破事,谁搀和谁麻烦。

至于执明是不是真的喜欢他,七少爷表示这不重要,毕竟喜欢他的人多了去了。

“总比我去登门强。”执明习惯性地又转着手上的血玉扳指,那块玉石晶莹剔透,衬得他手指修长,“我一出面,和司令出面有什么差别?”

慕容离冷哼一声:“你可真会给自己贴金。”

不过这话是没错。执明脾气好,人缘不错,可谁都知道他和司令关系不浅,虽比不上蹇爷和老六那种交情,明里暗里却也都清楚是一路人。

另外还有一件事,那就是长辈们都知道的,慕容离和仲堃仪,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了。

 

遖舍是个古董铺子,字画偏多,屋里净是一股子干墨的味道,罂栎微低着头站在毓埥身旁,那个神秘的物件就在毓埥手上。

“真家伙?”毓埥问。

“四老爷不信小的,还信不过二爷吗?”罂栎从容地回答道。

毓埥勾起嘴角笑了笑,一抬手,铺子的伙计捧上来一块玄色的绸布,他便将那东西搁了上去:“二爷开的什么价?”

罂栎低声道:“二爷说,等他上来亲自跟您说。”

 

自打那天仲堃仪来过,孟章的脾气就更加阴晴不定,连凌世蕴都不敢在他面前提仲堃仪的名字。

西白虎符的事情他是知道一点的,孟章之所以把蹇宾的火引到仲堃仪身上,怕是还在记恨着三年前的那件事。

 

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,陵光嫌弃地掸了掸袖口的土,果然他还是不爱干这种事的。

算起来陵光已经有日子没下地了,毕竟一般的活都是伙计做,以他现在的身份不好亲自蹚浑水。

弯腰看了看狭窄的洞口,陵光“啧”了一声,脱下了外套朝旁边的伙计一丢。

有个东西从衣服里掉了出来,落在泥地上,没声音。

伙计刚要去拿,陵光已经利索地弯腰将那东西捡了起来,是块纯金制的怀表,拿在手上沉甸甸的。

陵光习惯性地按了一下,表盖弹开来,里面有张照片。

是公孙钤。

偷【执峰】(9)

偷情梗

斯文败类x小浪货

原创炮灰角色

洁癖慎入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最近一段时间都在忙开题,忙到丧心病狂……

好久没有更都掉粉了嘤嘤嘤!!!

我很快就忙完了嘛!不要走嘛!!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是林菲第一次来泫城别苑,很优雅的一个高档小区,环境非常好,因为远离市区,所以也很安静。

要不是那天听见医院的同事提起,林菲都快忘了赵志伟在市郊买的这套房子。

那天他说,林菲,我有人了。

就算不用女人的直觉大概也能猜得到。林菲站在泫城别苑的小区大门口想。

 

家里没有挂面了,赵志伟去楼下的超市买面。

所以门铃响起的时候吕鋆峰很自然地去开了门,门外站的却是林菲。

尽管他没有穿着男友衬衫,身上也没有什么暧昧的痕迹,但是从头到脚都流露出一种他是这个家的主人的感觉。而这种强烈的感觉无异于在打脸林菲的自尊。

“……林姐。”吕鋆峰颤着嘴唇小声地说。这会儿他既期待赵志伟回来,又不希望他回来。

下一秒林菲闪着光泽的手包就摔在了他的脸上,吕鋆峰吃痛地弯腰后退了两步,紧接着力道不大却很是杂乱的拳打脚踢就落在了他的头上和身上。

吕鋆峰闭着眼睛护住脸,却不敢还手。

脑袋里嗡嗡作响,他隐约听见林菲胡言乱语的谩骂和诅咒。她腕上的玉手镯磕在了他的眉骨上,很痛。

“大峰!”

赵志伟扔下手里的东西,上前把林菲拉开。吕鋆峰揉着额角站直,却仍是低头垂着眼睛。

晕晕乎乎的,吕鋆峰听不清那两个人在说什么,只是觉得头很痛,呼吸很困难,不知道什么东西划伤了他的脸,有湿热的液体从脸颊流下来。

 

志伟,你还在和她吵什么呢?

错的本来就是我,不是吗?

我们没有筹码。

你还不如过来抱抱我。

 

感觉马上要喘不过来气了,吕鋆峰醒了。

熟睡中的赵志伟把他搂得很紧,他的脸埋在他胸前,难怪会觉得窒息。

吕鋆峰轻轻推了推他的胸膛让自己的呼吸畅通了一些,伸手擦了擦脸,摸了一手的眼泪,顺便在赵志伟的睡衣上蹭了蹭。

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。

 

桌上两碗细挂面,吕鋆峰的那碗有一大把葱花。

赵志伟的眼下有明显的青黑,脸颊也瘦下去了,太阳穴附近能看到凸起的筋,大概头疼的症状也有许久了。

“别看了,面坨了。”赵志伟头都没抬就说。

吕鋆峰这才收回视线,用竹筷子挑起了几根面条在碗里拨来拨去,平淡地问了一句:“还没回去过吧?”

问过了才发觉自己是明知故问。昨天赵志伟刚下高铁就给他发了短信,说在“家”等他。吕鋆峰咬着筷子的一头,小声说:“吃了饭,赶紧先回家吧。”

“回哪?这儿不就是我家。”赵志伟有点生气了,皱着眉抬起了头,却直直地撞上吕鋆峰欲闪躲的眼神,语气缓和了一些,“你明知道的……”

 

早饭吃得不是那么温馨,微妙的气氛持续了很久。洗碗的时候赵志伟把水龙头开得哗哗响,吕鋆峰忍不住跟着去了厨房,蹲在赵志伟脚边,拿抹布擦着溅在地板上的水。

流水的声音停了。吕鋆峰没起身,蹲在那盯着自己的脚趾,接着他感觉到赵志伟也蹲下来了,下巴搁在他头顶上,伸开手臂将他圈在了怀里,刚洗过碗的手覆在他背上,凉意透过一层薄薄的布料渗到心里。

“大峰。”赵志伟的声音很疲倦,很轻,轻到吕鋆峰都怀疑他这句话不是说出来的,而是心电感应传过来的。

他抬起胳膊搂住赵志伟最近消瘦了许多的腰,说:“我知道。”

 

连绵几天的雨终于停了,天很晴,小区里的树还都很瘦小,阳光就直直地打在脸上,有点刺眼。

吕鋆峰眼尖,一下子就看见了林菲,还没来得及提醒赵志伟,林菲就已经看向这边了。

乱七八糟的画面挤进了大脑里,吕鋆峰瞬间感觉手心都是汗,刚想去捏赵志伟衣角的手快速地收了回来。

“别怕。”赵志伟低声说。

远远地就能看出来林菲脸色很不好,但她脚下还是很稳,以很平常的步速走了过来,视线却放在吕鋆峰的脸上:“小吕,又来这儿了啊。”

吕鋆峰垂在身侧的手下意识地捏紧了裤兜里的钥匙:“林姐……好巧啊,前脚刚遇上院长,后脚又遇上你了。”

赵志伟心里瞬间打好的几百字草稿突然被揉乱了,于是知趣地闭上了嘴巴。

“还得上班吧?”林菲依旧很平常地问。

“嗯,今天起晚了,得打车。”吕鋆峰尴尬地笑了笑,冲赵志伟点点头,“你们忙,我先走了。”

直到坐进出租车,吕鋆峰都没敢回头,坐在后座紧张地大喘气,司机乐呵呵地说:“这么紧张,迟到了吧?”

“嗯。”吕鋆峰抹了把额头上的汗,“应该早点出门的。”

 

“哎,你听说了吗——”走廊里两个路过的医生在聊天,吕鋆峰立马竖起耳朵。

“——不会吧,孙医生怎么是这种人啊……”

吕鋆峰松了口气。

“小林怀孕了,你知道吗?”

哪个小林?吕鋆峰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。

“知道知道,听说她和男友才处了半年多……”

哦,是儿科那个小林护士啊。心又放回了肚子里。

整整一天吕鋆峰都提心吊胆如坐针毡,感觉传进耳朵的每一句话似乎都意义不明。

但直到下班赵志伟也没有联系他,他也不敢主动联系赵志伟,揣在白大褂衣兜里的手始终紧紧握着手机。

 

来交接夜班的小王已经换好了衣服,吕鋆峰还没有要离开的样子,慢吞吞地整理着办公桌上的零散物件。

“大峰,还不回家啊?”小王那边已经悠闲地登录了手游,盯着屏幕随口问了他一句。

“这就走了。”吕鋆峰笑了两声,在舒适的办公椅上换了个坐姿,忍不住又掏出手机来看,结果刚点开了屏幕,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,他下意识地就按了接听,随后才看到屏幕上的名字。

“喂,小秋啊。”

宁秋的声音听起来很热情:“嗯,是我。师兄你下班了吗?”

“我……我还得等一会儿。”吕鋆峰看了看旁边翘着二郎腿打游戏的小王,略微压低了声音扯谎,“我加班。”

刚想问她有什么事儿,宁秋那边就很温柔地回答了:“这样啊,那我可就自己去看电影了,回来给你剧透。”

吕鋆峰这才想起今天是期待了好久的那部电影首映,前两天他和宁秋提过。

“那我也去,我这边马上就忙完了。”

 

电影没有想象中那么好看,“感觉情节一点也不连贯。”吕鋆峰小声地吐槽。

“明明是你不认真。”宁秋说,“你一直在看手机呢。”

吕鋆峰有点尴尬地笑了笑。

宁秋喝了一口奶茶,仰着脸问他:“恋爱了?”

吕鋆峰低头把那张小小的电影票折得皱皱巴巴,想了想才笑着说:“差不多吧。”


“是男生吗?”宁秋平静地问。

吕鋆峰微张着嘴望向她。

盛夏情衍【钤光】——赠夏衍生贺

 @就是凭的这张脸 衍弟弟生日快乐!

修仙赶工,夹带私货,希(bu)望(xu)你(bu)喜欢!


双向暗恋,超——清水小甜饼


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看别人谈恋爱吧。


我还是要吐个槽。

啥都没有,凭什么又不让我发???

都躺下了又爬起来折腾搞链接……

偷【执峰】(8)

偷情梗

斯文败类x小浪货

原创炮灰角色

洁癖慎入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抱歉!!昨天在忙本子的事情,结果没有更新!

然后今天白天又拖延症……以后再也不立什么“今晚更”的flag了……

今天的内容总觉得像混更呢,不过确实是在给虐做铺垫了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今天一整天吕鋆峰的工作状态都很差,林菲那一句话不轻不重,却问得他胆战心惊。听她的意思,泫城别苑那套房子她是知道的。再想想赵志伟出差前的那个样子,他们一定是起了冲突。

大概是因为孩子吧。吕鋆峰烦躁地挠了挠头。

不过赵志伟把钥匙交给他的时候就说过,钥匙一共就只有两把,这个家谁都不能打扰。

家?吕鋆峰看着化验机闪烁的指示灯暗暗自嘲。

 

快下班的时候,吕鋆峰坐在办公室给出租车公司打了电话,客服说拾金不昧的司机已经“热心”地把钱包放在了泫城别苑的小区保安室。

真是越帮越忙。挂了电话,再想想林菲那边,再三犹豫后吕鋆峰还是打车去取了钱包,客气地道了谢,又连忙打车回了自己的公寓。

回来的时候江晨正在打游戏,很是惊讶地问他:“诶,你怎么回来了?”

“怎么,我还付一半的租金呢,不让我回来住啊?”吕鋆峰笑着反问他。

“你都有温馨小家了,还回这破公寓干嘛。”江晨盯着电脑屏幕随口打趣,“哦对,这两天你独守空房了。”

“去你的。”吕鋆峰嘟嘟囔囔地骂了他一句,“我是怕你独守空房才回来陪你的。”

 

高档酒店的隔音效果很好,客房和走廊里都铺着厚厚的地毯,中央空调也没有恼人的运转声,但是赵志伟还是在漆黑中突然地醒了过来。

拿起一旁的手机解锁,刺目的光弄得他不得不眯起了眼睛:凌晨三点半。

赵志伟掀开被子坐起来,揉了揉太阳穴,拿了烟盒走到窗前,拉开了深色的窗帘。即使是他现在所在的这个一线城市,到了这种时间,窗外也都是一片寂静了,只有几幢高楼顶层的灯牌还在不知疲倦地闪烁。

直到烟头烧到了手指,赵志伟才连忙甩手将烟头丢进烟灰缸。习惯性地去行李箱里翻药,却没找到那个小药盒,大概是在车站旅馆的那天,给吕鋆峰找退烧药的时候,顺手放在了哪里。

脑袋昏昏沉沉地却没有睡意,赵志伟将后脑勺重重地砸进酒店绵软的枕头上,喉头一动,长长地叹了一口气。

他失眠的症状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。除非个别时候是白天工作太多导致疲惫不堪,通常情况下赵志伟都是要借助药物入眠的——或者是和吕鋆峰酣畅淋漓地做一场,看着那小子累到轻轻地打呼噜,然后乖巧地窝在他怀里,他才能安心地睡到天亮。

 

今晚,没有药,也没有他。

 

“您呼叫的用户正在通话中……”打了两遍,赵志伟的电话都占线,吕鋆峰便放下手机去洗澡了。

结果他刚抹了满身的泡沫,江晨就在卫生间外喊他:“大峰,电话!”

过了五分钟,吕鋆峰裹着浴巾哆哆嗦嗦地从浴室里出来了,江晨把手机递给他:“赶紧的,赵院长都打好几个了。”

吕鋆峰把湿乎乎的手在浴巾上抹了抹,接过手机,还没来得及看,赵志伟又打过来了。

“喂……阿嚏!”吕鋆峰刚接通,就忍不住打了个喷嚏,吓得赵志伟第一句就问他:“怎么了,感冒了?”

“没有,刚洗完澡。”吕鋆峰揉了揉鼻子答道。

“别一出来就吹空调。”赵志伟在那头絮絮叨叨起来,“先把头发擦干,夏天也很容易着凉的。”

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嘴上不耐烦,但还是听他的话老老实实地拿过毛巾在头上呼噜了一把,“打这么多电话就是为了让我擦头啊?”

赵志伟顿了几秒钟才说:“我刚才跟林菲打电话呢。”

吕鋆峰擦着头发想了想才反应过来,赵志伟说的是占线没接到他电话的事情。

“啊,哦。”吕鋆峰没多问,赵志伟倒是自顾自地说了起来:“从出差到今天我们一直没有联系,刚才我和她谈了很长时间,她……不同意。”

不同意?吕鋆峰有点疑惑地问:“为什么?”要孩子的决定不应该是林菲提出的吗?

“出差前,我和她坦白了。”赵志伟不耐烦地啧了一声,“我早该想到的,她那个性格,肯定不会同意离婚。”

“等会儿?什么?”吕鋆峰惊讶得擦头发的毛巾都掉到了地上,江晨眼疾手快地过去帮他捡了起来。

“你要跟林姐离婚?”

 

是林菲主动给他打的电话,上来就是一句“我不会和你离婚”。

出差的这几夜赵志伟一直失眠,这会儿太阳穴嘣嘣地跳,连带着后槽牙都疼。他有些无力地说:“你有什么要求,尽管提。”

林菲毫不犹豫:“我没有要求,但是不能离婚。”

赵志伟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地说:“林菲……何必呢。”

也是,林菲这个人,面子自然是比爱情婚姻什么的重要得多,她大概能接受任何离婚的理由,除了这一条——赵志伟“出轨”。

“林菲,你我都是明白人。已经撑了两年了,我累,你也很累。”虽然猜到了说什么都是徒劳,赵志伟还是不得不跟她解释,“我不想再提当初了,我们各取所需,不好吗?”

电话那头是很长时间的安静,赵志伟听到了她抽鼻子的声音,再说话时就带了些瓮瓮的感觉:“你们……多久了?”

赵志伟没吭声,林菲又问:“为什么之前不说?”

他还是没说话。

他没法告诉林菲,那个可爱得要命的小子早就侵占他的整颗心了。

 

“对,我已经把离婚协议给她了。”赵志伟回答道。

吕鋆峰突然觉得口干舌燥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“林姐她……肯定不会同意的。”

赵志伟在那头深深地呼吸了一下:“没关系,有我。”

“你……”像被人扼住了喉咙,吕鋆峰无措地用手指抠着旧沙发罩上的一道划痕,艰难地问,“你真的决定要离婚了?想好了?”

 

赵志伟在预计返回日期的前一天晚上就回来了。

他拖着箱子直接去了泫城别苑,站在玄关的时候,感觉像刚穿越了整个沙漠一样,腿沉得像灌了铅。

赵志伟把行李箱随手放在墙边,进屋就仰躺在了那张双人床上。

床单应该是这几天吕鋆峰刚换过的,是他最喜欢的那种洗涤剂的清香,只是没了吕鋆峰的味道。

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,他没来。

赵志伟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想着那天吕鋆峰问他的话:“离婚之后呢,你要怎么办?”

头疼欲裂。

 

半夜十二点,门外有钥匙哗啦哗啦的声音,然后有人打开门,轻手轻脚地换好鞋走了进来。

吕鋆峰没开灯,轻车熟路地进了卧室,手撑在床边俯身去看赵志伟的脸,却被他一把抱了过去。

吕鋆峰脱了拖鞋爬上床,小声地问:“又失眠了?”

“嗯。”

过了许久,吕鋆峰伸手去抱赵志伟的腰,整个人钻进他的怀里:“对不起。”

头顶传来了赵志伟轻轻的鼾声。

偷【执峰】(7)

偷情梗

斯文败类x小浪货

原创炮灰角色

洁癖慎入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有一个混蛋逼迫痛经的我爬起来更文,请大家打她。


依旧希望大家和我聊聊剧情!!要开虐了!!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吕鋆峰扶着后腰在办公室难捱了一天,幸好科室给他们配的是软皮椅,能坐得舒服点。好不容易熬到下班,又跟关心他的同事们一一道过谢,这才换了衣服回家。 

“林姐。”没想到会在走廊里迎面碰上林菲,吕鋆峰连忙露出微笑打了个招呼。

“哦,小吕啊。”距离上次见面似乎也就四五天,林菲一下就认出了他,“你是……三科的吧?”

“对。”吕鋆峰不知怎的心里有点发毛,突然又想起那张签了吴姐名字的血常规化验单,“您这是?”

“哦,我正要上二科呢,问点事儿。”林菲冲他笑了笑。检验二科负责的项目包括男科那边递交的精液常规检查。

吕鋆峰扭头看了看检验二科的办公室,又转过头来说:“这会儿正交接班呢,就是不知道他们科室有人没。”

“林姐,有急事儿啊?”吕鋆峰很随意地问了一句。

林菲的表情有一瞬的僵硬,但立即就恢复了笑容:“也没什么事儿,我和我家那个正打算要孩子呢,想去那边问问孕前检查的事儿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吕鋆峰笑得真诚,“那提前恭喜您和院长了。”

 

出了医院的大门,乌云压得极低,看来今晚还是要下雨。

吕鋆峰收起了刚拿出来的公交卡,站在街边拦了辆出租车,跟司机报上了赵志伟在市郊那套房子的小区名字。

果然半路上就下起了瓢泼大雨,吕鋆峰坐在后座上隔着满是雨水的玻璃往外看,因为天阴,路灯早早地就亮了,一个个亮点飞快地掠过,看得人发困。

高档小区的对面有一家不小的超市,吕鋆峰进去逛了二十多分钟,挑了不少生鲜和零食。

“一共二百四十七块四,需要购物袋吗?”

“哦,来个大袋吧。”吕鋆峰说着去摸钱包,在兜里摸了个空,又连忙去摸其他的口袋,都是瘪的。

正是晚饭时间,后面等着结账的人越来越多,吕鋆峰赶紧掏手机扫码付了钱。

 

没精打采地拎着东西上了楼,刚炖上一锅汤,赵志伟的电话就来了。

“下班了吧?”

“嗯——”

吕鋆峰撒娇的一个标志就是说话拖长调子,赵志伟在那头低低地笑了笑:“怎么了宝贝儿?”

“钱包落出租车上了……”吕鋆峰歪着头把手机夹在肩膀上,用汤勺在锅里轻轻地搅。

赵志伟也有点替他担心:“里面钱多吗?有卡吗?”

“我哪有什么银行卡啊,也就是几个证件和超市的会员卡呗。”吕鋆峰笑着回答他,“今天在超市买东西差点挂在那。”

“超市?”赵志伟思索了一下,小声却很开心地问道,“你今天回家了?”

 

赵志伟习惯把那套房子叫作“家”。他和林菲住的房子是医院分配的,条件很不错,又没有孩子,所以两个人都没有提过再买房。

因此他买下市郊这套房子的时候,林菲有些诧异:“怎么突然想起来买房子?还挺远呢。”

“嗯,我看那儿环境不错,住户也少,安静。”赵志伟手里捏着刚拿来的那把钥匙,想了想还是张口问了她,“还精装吗?”

林菲倒是不怎么在意,继续忙着手头的事情:“我就不管了,不是你买的房子吗,你看着收拾吧。”

赵志伟松了口气,把钥匙揣了起来。

 

吕鋆峰第一次去看房子的时候,赵志伟神经兮兮地非要捂着他的眼睛,吕鋆峰笑他:“你演偶像剧呢?是不是睁开眼就有九十九朵玫瑰花、九十九支蜡烛和九十九个气球啊?”赵志伟不回答,只是笑。

进了屋,赵志伟放下了捂着他眼睛的手。吕鋆峰嘴上说得毒,其实心里还是有点小期待,结果睁眼一看,嘿,毛坯房。

“你逗我呢是不是?”吕鋆峰拿运动鞋蹭了蹭水泥地上的石灰。

赵志伟从背后揽住他,将他的细弱的手臂和肩膀都收进怀里,低头埋在他的颈窝,说话间带着隐隐的笑意:“这套房子,你怎么喜欢,就怎么装修。”

忍不住上扬的嘴角,吕鋆峰笑得眉眼弯弯,咬着唇小声地乐,乐完了在赵志伟怀里转过身,伸手捏他的脸:“回头我还得大老远跑来盯着装修队干活,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?”

 

赵志伟说到做到,从墙面地板到家具电器,全是吕鋆峰亲自选的,他就负责跟在后面掏钱,只是买地板的时候起了争执:吕鋆峰不喜欢木地板,要买瓷砖,赵志伟不同意。

“我不喜欢木地板,时间长了一潮就发翘,还会嘎吱嘎吱的。”

“那是劣质的,好的木地板寿命很长的。”

“木地板看着都黑漆漆的,瓷砖儿多好啊,亮堂。”

“咱可以挑个浅色的木地板啊,不暗。”

“那我就是想铺瓷砖儿嘛。”吕鋆峰使起了撒娇大法,嘴角一撇,皱着眉看着赵志伟。

家具城的导购小姐尴尬地站在一边,举着样图册不知所措,高个儿先生看起来是掏钱的主儿,不过似乎圆脸先生不同意,他也不敢敲定。

赵志伟揽过吕鋆峰的肩膀,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,吕鋆峰眼睛滴溜溜转了转,扁扁嘴冲导购小姐说:“那,木地板吧。”

 

所以到了寒冬的时候,俩人坐在地暖充足的屋里打情骂俏,吕鋆峰穿着件毛绒绒的白毛衣,软软地窝在赵志伟腿上,笑嘻嘻地说:“嗯,还是木地板好。”

 

锅里的汤咕嘟咕嘟地开了,吕鋆峰关了煤气灶,带上隔热手套把汤锅端到了餐厅,手机被卡在手机支架里放在桌上,正开着视频聊天。

“汤好了?”那头赵志伟正靠在五星级酒店的床头。

“嗯,一下雨凉飕飕的,想着喝点儿热汤。”吕鋆峰舀了一碗汤端到手机屏幕跟前,热气氤氲在前置摄像头周围,屏幕里的赵志伟皱着鼻子嗅了嗅,说:“看着就香。”

吕鋆峰逗他:“那你赶紧回家啊。”

 

话一出口吕鋆峰自己都愣了愣。这地方从什么时候起,已经变成“家”了呢?

 

赵志伟出差已经有一周了,林菲始终没有联系过他。协议她肯定是看见了的,上次林父的那个电话听上去并不友善,赵志伟对林菲的决定没抱太大希望。

那晚一冲动就说了句“我有人了”,之后林菲满是震惊地看着他,没问那人是谁,赵志伟也就没说。

躺在酒店的大床上,赵志伟枕着胳膊又在想这事儿。这场婚姻本就是各取所需,虽然自己有点被强按头的意思,可是林家待他确实不薄,不管出于什么目的,他现在的位子总是林家给的。

其实当年林菲如果真的听她父亲的安排嫁给那个局长家的公子,日子也不见得就过得不好。当年她林大小姐算盘打得啪啪响,还连哄带骗地拖了她赵师兄下水,到现在他和她不还是全靠着林处长么。

只是走到了这一步,赵志伟也清楚,林菲的心思早就变了。

可他没有啊。或者说,他的心思一早就在那小子身上了啊。

 

“小吕,你钱包是不是丢了啊?”一个小护士在走廊里碰上了吕鋆峰。

“诶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我今天早上打车听见出租车广播招领了,说有证件,念你名字了。”

“真的啊?”吕鋆峰半是烦恼半是高兴地说,“我这两天刚把大大小小的证件补办完。”

“你也真行,钱包都能落出租车上。”小护士笑着数落他,“得亏遇上好司机,人家说得可详细了,还说了是从咱医院打车去泫城别苑的乘客。”

吕鋆峰笑着道了谢,一抬头正看见林菲。

“小吕,你也住泫城别苑啊?”林菲有些诧异地问。她记得赵志伟买的那套房子就在泫城别苑,在市郊,是个高档小区。

不知怎的,吕鋆峰突然舌头就打了结,吞咽了一下,立即笑着回答:“我哥家在那来着。”